2010年上海世博會音樂著作權服務單位      2008年北京奧運會音樂著作權服務單位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協會動態 協會最新

音著協與萬達廣場再起音樂版權之爭


萬達廣場是購物的中心,旅游的中心,美食的中心,萬達廣場就是城市的中心!”——每當中央電視臺的廣告聲起,都彰顯著萬達廣場的輝煌。這樣一個知名度高、影響力大,且始終被成功和財富的光環照耀的企業,近日卻陷入了播放背景音樂侵權的漩渦中。2019年6月27日,隨著北京市石景山區人民法院的宣判,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簡稱“音著協”)訴北京石景山萬達廣場背景音樂侵權一案落下帷幕。經法庭審理,石景山萬達廣場在未獲得著作權人的授權下,在其經營場所公開播放背景音樂,事實清楚,證據充分,已構成侵權,判決石景山萬達廣場就涉案單曲賠付音著協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共計人民幣22000余元。

實際上,音著協與萬達廣場的背景音樂版權糾紛已歷時4年有余。這4年來,雙方從上海地區的萬達廣場開始接觸,隨后一度走上了訴訟程序,在訴訟過程中又曾商談和解,但在萬達廣場的各種推托下,始終沒有達成和解協議。2018年起,音著協對北京、四川及全國各地的萬達廣場進行了全面的侵權取證工作,再次與萬達廣場對簿公堂。

從這個曲折的過程中不難看出,萬達廣場對于繳納“背景音樂著作權使用費”始終抱著抵觸情緒,這也是音著協在與許多其他同類商家接觸時經常感受到的回應——音樂只是簡單的環境營造,并不與客戶產生交易,既然沒有通過音樂直接實現經濟效益,為什么還要繳納著作權使用費?

 

?   為什么公開使用音樂要繳納著作權使用費?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作者對作品享有13項財產性權利,使用者應當經過著作權人的許可,并向著作權人支付報酬。“公開播放背景音樂”正是財產權中“表演權”的一種表現形式。

那么如何更好地理解這一規定呢?

其一,音樂的創作需要詞曲作者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付出艱辛的勞動,他們理應基于自己的創造性工作而獲得社會的尊重和相應的報酬。

其二,可以試想一下,如果一間超市不提供購物車,一間餐廳沒有良好地裝潢,一家酒店沒有舒適的陳設,還能否吸引消費者前來消費?雖然這些設施沒有直接為經營者帶來收益,但它們的存在確實提升了消費環境水準,客觀上對經營起到了重要的輔助作用,是每個經營者必不可少的成本支出。就音樂而言,盡管它并不真實可見,但卻實際發生著與上述那些設施同樣不可或缺的作用。因此,獲得音樂作品的使用授權,與商家租賃場地、購買工具一樣,是經營活動中一種合理且必須的成本支出。


?   為什么要向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申請許可?

既然經營者必須獲得音樂使用授權,為什么不能直接找到詞曲著作權人,而要向音著協申請授權?

雖然法律賦予了著作權人13項財產性權利,但是,有些特定權利的權益靠著作人的一己之力無法實現,需要借助制度的力量才能有效落實。音樂作品的表演權正是如此。由于音樂的使用需求多樣,使用量大,使用者又極其分散,作者根本無法憑借個人能力逐一向外界發放授權。因此,一種幫助音樂著作權人管理其個人難以行使權利的制度應運而生,這就是“集體管理”,而基于這種制度生發的組織,便是音樂著作權協會。著作權人可以把這種“難管”的權利統一交給音樂著作權協會進行管理,由協會作為統一窗口向外發放授權、收取使用費并分配。這樣,不但幫助著作權人實現了權利價值,同時還大幅提升了授權效率。

當然,著作權人既然難以親自授權,也就難以親自維權。因此,在獲得了著作權人的集體授權后,音樂著作權協會將以自己的名義代表著作權人統一對侵權行為進行訴訟打擊。也就是說,音樂著作權協會在使用者與權利人之間,就像一道閘口,如果使用者愿意合法使用音樂,它將提供便捷的穿行通道;倘若使用者堅持惡意侵權,它也將成為難以通行的障礙。


?   無訟——著作權人與合法使用者間的和諧狀態

在音著協創立之初,協會的工作人員曾到日本音樂著作權協會進行考察“取經”,看到日本有許多體量非常小的店鋪、ktv都張貼著獲得授權使用音樂作品的標志,這令協會的工作人員感觸很深,在著作權管理成熟的國家中,公開使用音樂要付費已經成了像在飯店吃飯要給錢一樣的常識。

在與國外同行的交流過程中,音著協曾向對方請教:“如何面對不肯繳納使用費的使用者,如何更有效地收集證據,在進行訴訟時又有何經驗?”但意想不到的是,對方對此問題十分茫然……原來,在著作權集體管理制度施行較早的國家,使用者基本上養成了自覺交費的習慣,已經很少有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與使用者對簿公堂的事情了。

如今,音著協卻不得不只能通過訴訟方式實現許可目的,因為像萬達廣場這樣,歷經超過4年的接觸,最終只得靠訴訟來解決的商家不在少數。北京石景山萬達廣場的音樂侵權之訴雖已落下帷幕,但是萬達集團并未就其商場合法播放背景音樂一事與音著協達成整體許可協議,全國各地的萬達廣場依然存在違法播放背景音樂的侵權行為,音著協的維權之路可謂任重而道遠。

令人欣慰的是,本次訴訟的單曲判賠達到了人民幣20000元以上,倘若按照每家商場每年播放音樂作品百首計算,如此高昂的違法成本也將給經營者帶來一定的震動。近幾年,順應國家大力保護知識產權的發展方向,我國法院針對營業場所背景音樂侵權案件的判賠金額已經有了顯著提高,在訴訟仍作為保護音樂版權必要手段的今天,這無疑是對著作權人一個重要的利好消息。違法成本越高,侵權行為必然越少。相信,未來會有這么一天,中國的音樂使用者都能夠主動依法付費使用音樂,音著協也可以達到“無官司可打”的理想境界,這也是著作權人和合法音樂使用者的共同希望。

 


         

         

 
協會最新
唱作人劉吉寧加入協會
信息公示:廣播電臺、電視臺使用
唱作人劉柏辛加入協會
關于查找繼承人的公告
唱作人朱思思加入協會
業界動態
主播擅用音樂,斗魚被判侵權
2019青島國際版權交易會簽約
CISAC年度會員大會在東京舉
著作權法修訂草案今年擬提請人大
國家版權局開展“2019版權宣
公告通知
分配通知
關于M102和I091次分配的
致會員:作品英文譯名確認通知
關于卡拉OK作品補充登記的公告
協會關于啟動DIVA試聽功能及
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
網站導航       聯系我們       相關鏈接       合作伙伴       版權聲明
  Copyright ? 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30405號 聯系電話:010-65232656 京公網安備110101003455號  
秒速时时是私人的